• 关闭

    师如明灯——追记乡村教师吴喜明

    2019-03-21 09:42:49  来源:中国台州网-台州日报   作者:包建永 蔡冰雪

    乡村教师吴喜明

    ▲ 吴喜明从教生涯所获得的一些荣誉

    ▲ 吴喜明(右)和儿子在一起 (本版图片由曹子荣提供)

    正如前段时间阴雨连绵的天气,两个多月来,吴喜明亲朋们的世界,也是阴霾的。

   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一条鲜活的生命,会这么快在他们的生活中消逝。

    “太突然了。”天台县赤城二小校长徐亦胜说。他和吴喜明同事多年。2018年12月25日,他刚去医院看望过她,“第二天,人就走了”。

    “我以为他们发错了。”吴喜明曾教过的后岸小学毕业生陈柳红说。当她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吴喜明去世的消息时,她不敢相信。

    “我妻子教书30多年,没有请过一次假。她本想,暑假去治病,秋季开学继续上课,不会耽误工作。”吴喜明的丈夫曹子荣回忆说,妻子将于2019年暑假退休,她不希望自己最后一年掉链子。

    但是,病魔无情,不遂人愿……

    一名乡村人民教师,就这样匆匆离去。

    她的去世,让许多人心痛。

    “平凡而伟大。吴老师的一生,是无数扎根农村的乡村教师的缩影。”徐亦胜感慨道。

    不愿落下一节课

    吴喜明是天台县平桥镇人。1985年秋,刚满21岁的她,通过考试,成为一名山区代课教师。从此,开始了一生的教育事业。

    不管是代课教师,还是后来转正了,她对教师职业的热爱一直不变。她爱教学,也爱孩子。她常说:我们吃的是良心饭,人在做,天在看,不能辜负了孩子们。

    30多年间,她先后在周家楼小学、溪头陈小学、东坑小学、后岸小学、祥明小学、街头镇中心小学等乡村小学任教。有些学校偏僻,全校只有两三名教师,她也无怨无悔,一教就是多年。

    把一生最美好的青春岁月,都付与教育事业,吴喜明乐在其中。她以校为家,除了周末,一周吃住,都在学校里。她上课认真、严肃,而在课后,则像一位知心姐姐,常常辅导后进生做作业,找学生谈心,和他们交朋友。

    2017年,眼看就要退休了,她还主动要求申报教研课题,并顺利结题。同年10月,儿子结婚,她忙前忙后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    然而,厄运正慢慢向她靠近。

    2017年下半年,她经常肚子痛、胃痛。她以为是胃病,痛得实在受不了,就到镇卫生院挂盐水,买些止痛药吃。疼痛暂时解除,又放过了。

    她自己不在意,同事们却隐隐感觉到不对。

    “2018年上半年,吴老师抵抗力变得特别差。”街头镇中心小学教师施逢华回忆说,“只要办公室里有一人感冒,她肯定也会跟着感冒。”

    当年3月,吴喜明“胃痛”再次发作。痛得实在受不了,只能不断地吃止痛药止痛。一个月时间里,体重一下子降了五六公斤。

    同事们都劝她去大医院好好检查一番。她说,先把这学期的课上完。

    徐亦胜当时是街头镇中心小学校长,他也看不下去,要求吴老师请假去看病。吴喜明回复他说:“请假了,回来还得把落下的课补上。不如坚持一下,不请假。”

    “吴老师的责任心实在太强了。”徐亦胜也拿她没办法。

    随着“胃痛”越来越厉害,吴喜明的正常教学受到严重影响。直到2018年5月,她才不得不在丈夫曹子荣的陪同下,到杭州大医院检查身体。

    “6月12日,医生告诉我,确诊为肠癌晚期。”当曹子荣听到这个消息时,如晴天霹雳。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妻子,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。他干脆什么都不说,只告诉妻子,医生要求做一个手术。

    “那就安排在月底吧。”从杭州回来后,吴喜明坚持继续上课。到6月底,这学期的课程都上完了,她才能安心去动手术。

    但是,这一去,她永远地离开了自己热爱的三尺讲台。在病魔面前,鲜活的生命匆匆凋谢。

    师情犹如再造恩

    “如果不是你们采访,我都不知道吴老师已经走了。”3月16日,天台县赤城中学骨干教师陈佩阳说。吴喜明一生低调,临走了,都想着不给亲友添麻烦,叮嘱家人不要打扰他们,后事简单操办。“很遗憾,没有机会送恩师最后一程。”

    陈佩阳是吴喜明从教的较早一批学生之一。她至今记得,三年级的时候,溪头陈小学来了一名漂亮的女老师。学校里总共四个班级,两间教室:一年级和三年级一间教室,二年级和四年级一间教室。老师总共两名,每名老师要教两个班级,既教语文,又教数学。

    “吴老师教一年级和三年级,住校。”陈佩阳回忆,乡下小学条件简陋,生活艰苦,但吴老师性格开朗,充满笑容。课后,她经常带同学们到她宿舍玩,教同学们阅读、折纸。寒假的时候,她还租车子,载同学们到她老家玩。乡里举办小学作文比赛,她帮同学们报名,尽心辅导,最后,陈佩阳得了第一名。

    “我们都很崇拜吴老师。”陈佩阳说,自己努力学习,毕业后选择教师职业,很大程度受到了吴老师的影响。

    深受吴喜明影响的还有后岸小学的学生。她在这所小学任教十多年。

    陈柳红至今记得,1997年,全县期末抽考,她所在的班级成绩全县第一。“吴老师是班主任,语文和数学都是她教的。班里考满分的同学很多,95分以下都不算好。”取得这样的成绩,对于一所村小来说,很不容易。

    吴喜明有一套自己的教学方法。比如,“碧”字笔画多,许多同学记不住。她告诉他们一个“口诀”:“王大娘,白大娘,一起坐在石头上。”“当我们忘记‘碧’字怎么写时,默念口诀,就想起来了。”后岸小学1995级学生陈静说。她教学生口算诀窍,8分钟完成160道口算题,错误少,效率高。

    陈静家离校远,有时候起床晚了,来不及吃饭去上课,吴老师拿来饼干给她吃;上课饿晕了,吴老师送她回家。三年级的时候,吴老师不再当她的任课老师。“吴老师认为我成绩不错,特意来到我家,建议我爸妈把我转到师资力量更好的街头镇中心小学。”陈静的爸妈听从吴老师的建议,把她转到街头镇中心小学。

    “好老师,一辈子都不会忘。”陈静说,自己有机会进入更好的学校学习,考入不错的大学,最后进入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工作,与吴老师的关心和帮助分不开。

    吴喜明不仅关注学生成绩,更关心学生的生活。有时候,陈柳红衣服穿了十几天,也不知道换。吴喜明就提醒她,女孩子要懂卫生,勤换洗衣服。她为此专门家访,劝陈柳红妈妈多关心女儿。“吴老师比我妈还像我妈。”陈柳红由衷地说道。

    班里有一名陈姓的智障女生,大小便不能自理。在学校里,吴喜明悉心照顾她,让她能有机会照常读书、识字。男生欺负她,吴喜明对他们说,陈同学很可怜,不如你们健全,你们男子汉应该保护她,而不是欺负她。后来,吴喜明调走,这名陈姓女生便辍学了。

    2001年,后岸小学合并到六公里外的街头镇中心小学,吴喜明调到祥明小学任教。离开后岸小学的这天,她在前面骑着自行车,学生们在后面追着,喊着“吴老师”,舍不得她走。

    那年教师节,后岸小学十多名学生自发到镇上买贺卡,送到祥明小学。他们找到吴喜明,“吴老师,吴老师”地叫着,好像她还是他们的任课老师一样。

    “吴老师看到我们很开心。我们说很想她,她听了眼泪就出来了。”后岸小学1996级学生陈晓君说,“吴老师跟我们聊天,又怕耽误我们功课,叫我们早点回校去,好好学习。”

    30多年的教学生涯,吴喜明始终心系学生,处处为学生着想,第一年如此,生命最后一年也是如此。

    教师之家一样情

    吴喜明出生在教师世家,嫁在教师世家。她的父亲是教师,自己也当了老师;找的老公是教师,老公的父亲也是教师。

    她对教师职业有着特殊的情感。在她的眼中,教师是一个崇高的职业,教育是一件可以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。

    她是高中文凭,为了提高教学水平,她不断学习,不断提升自己。从语言到文字,从教案到板书,从方法到效果,她都在探索,寻求进步;要考的证件,老老实实地一本本考出来。后岸小学的学生记忆深刻,在上世纪90年代,吴喜明是唯一用普通话上课的60后教师;她的板书,也是最漂亮的。

    “妈妈一直在学习。”吴喜明的儿子曹铁城说,“在病逝的前两年,我周末回家,她还时常跟我讨论教学问题。”

    “吴老师是真的喜欢孩子,喜欢教书。”街头镇中心小学教师陈正卫说。他1991年进入后岸小学,与吴喜明同事过20多年。他记得,吴喜明是1994年转正的,那时,她儿子才三四岁,她一边带孩子,一边上课,放学了,还要回家做饭。很忙,很辛苦,但也很充实。“她把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孩子们身上。”

    2014年,曹铁城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海学院毕业。他本来可以在大城市打拼一番,或者找一份不错的工作。但是,吴喜明跟儿子说,还是回天台吧,考教师。

    曹铁城是孝子,听从妈妈意见,回来了。2015年,通过考试,他顺利成为赤城二小的一名教师。两年后,还娶了一位当教师的妻子。他觉得,当教师也挺好,跟父母作息时间一致,可以多陪陪父母,寒暑假还可以跟父母一起外出旅游。

    教师之家,其乐融融。

    “站在讲台上,我时常会想起妈妈,好像她就在我的身边,没有走远。”曹铁城说。

    责任编辑:泮非非
    相关阅读
    山西11选5是真是假_福建福彩15选5怎么玩-天津体彩6+1怎么样 中考的成绩一般什么时候出来| 一带一路沿省| 考生网上志愿填报表| 京东618买显示器好| 737MAX获新订单| 韩国对尼日利亚女足| 有余震后有大地震吗| 曾轶可是女生|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治乱| 部队文职面试一般分数|